首页 >> 学习专栏 >>精品文章 >> 国学经典传承:袁立君老师最新《礼记•学记》译注。请珍藏!
详细内容

国学经典传承:袁立君老师最新《礼记•学记》译注。请珍藏!

编者按:当今学界对于先秦儒家经典的观点及解释莫衷一是,甚至于大相径庭。究其根本,是于历代经学家的文献研究不足,于经典义理未尽通达,流于己见所致。今天,对于以儒学为主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弘扬而言,研究整理历代学者的注疏,并辅以白话文重新阐述其义理,以重现我中华智慧,乃迫在眉睫之事!

《学记》出自于《礼记》。汉郑康成先生注:《学记》者,以其记人学教之义。《学记》是中国古代一部伟大的教育学文献,堪称为中国乃至全世界的教育学千古绝唱。

《学记》是先秦时期教育体系和教学经验的提炼和总结,是中国教育学理论和教育实践的思想源头。全文虽仅有1229字,但在教学目标、教学原则、教学宗旨、教学方法、师生关系、学校制度、学校管理等方面均有极其精辟深刻的论述。通篇浸润着中华文化的深邃智慧、哲学思想和人文精神。

然观当今网路之《学记》及相关著作译文,普遍存在义理欠妥,牵强生硬,甚至于前后矛盾之处,易对大众产生误导,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传播极为不利。

袁立君先生多年来潜心于儒家经典的研究与传承,本次以汉代著名学者郑康成先生及唐代著名经学家孔颖达先生《注》《疏》为本,反复沉潜,精心校对,悉心整理,而成此《学记》之译注。必将对广大教育工作者和《学记》爱好者产生重要的学习价值和深远影响。


《注疏》作者简介:

郑玄

郑玄,字康成,北海高密(今山东省高密市)人,东汉末年儒家学者、经学大师。曾入太学攻《京氏易》、《公羊春秋》及《三统历》、《九章算术》,又从张恭祖学《古文尚书》、《周礼》和《左传》等,最后从马融古文经。游学归里之后,复客耕东莱,聚徒授课,弟子达数千人,家贫好学,终为大儒。遍注儒家经典,以毕生精力整理古代文化遗产,使经学进入了一个"小统一时代"。为汉代经学的集大成者。

孔颖达

孔颖达,字冲远 (一作仲达 、冲澹)冀州衡水(今属河北)人,唐朝经学家孔子的第31世孙。八岁就学,日诵千言,熟读经传,善于词章,隋大业初,选为"明经",授河内郡博士,补太学助教。隋末大乱,避地虎牢(今河南省荥阳汜水镇西北)。入唐,任国子监祭酒。曾奉唐太宗命编纂《五经正义》,融合了南北诸多经学家的见解,是集魏晋南北朝以来经学大成的著作。


《译注》作者简介:

袁立君

袁立君,淄博正心国学院院长,国内知名儒家文化学者,上海交通大学特邀高级讲师,中共齐鲁石化党校客座教授。2017年被山东省委宣传部、山东省委组织部联合评为齐鲁文化之星(儒学传承传播)。少年时便喜爱国学经典,对儒学尤其是先秦儒家经学有着较为系统深入的学习研究,整理历代经学家《注》《疏》已近70万字。所设计主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师资研修课程、儒家《四书》高级师资进修课程已影响全国近30个省份,课程通贯古今,义理通达,深受社会各界欢迎。 


《礼记·学记》

译注  袁立君


发虑宪,求善良,足以謏闻,不足以动众。就贤体远,足以动众,未足以化民。君子如欲化民成俗,其必由学乎。


1、郑注:謏,通小。宪,法也。闻,音问,声闻。众,谓师役也。

2、孔疏:贤,谓德行贤良,屈下从就之。远,谓才艺广远,心意能亲爱之也。


试译:

(一个人)考虑问题和言行合乎礼法,愿与良善者为伍,那就足以有小的声誉,但还不足以统帅军队。善待贤德之人,亲近那些才艺影响广远的人,就足以统帅军队,但还不足以教化民众,移风易俗。上位者如果要教化民众,移风易俗,则必须要通过教学。


玉不琢,不成器;人不学,不知道。是故古之王者,建国君民,教学为先。《兑命》曰:"念终始典于学。"其此之谓乎。


1、郑注:兑,当为“说”字之误也。高宗梦傅说,求而得之,作《说命》三篇,在《尚书》,今亡(通无)。依注作“说”,音悦。典,经也。


试译:

玉石不经过雕琢,就不能成为美好的器物;人不学习,就不会明白(深刻的)道理。所以古代的君王建立国家,领导人民,要将教学作为首要。《尚书·兑命》中说:"自始至终都要坚持不懈的学习先王典籍",所表达的就是上面的意思啊。


虽有佳肴,弗食,不知其旨也;虽有至道,弗学,不知其善也。是故学然后知不足,教然后知困。知不足,然后能自反也,知困,然后能自强也。故曰:教学相长也。《兑命》曰:"学学半。"其此之谓乎。


1、孔疏:《兑命》曰:“学学半”者,上“学”为教,音教,下“学”者,谓习也,谓学习也。


试译:

虽有佳肴,不吃就不知道它的美味;虽有至深大道,不学就不知道其中的奥妙。因此学习之后才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,教之后才知道自己学识的未通达之处。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,然后才能常常反求诸己,知道自己学识未通达之处,然后才能不断加强学习。因此说:教与学是相互促进的。《尚书·兑命》中说:“通过教育他人(的方式),能够在增加自身学识方面占到一半的作用。”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啊。


古之教者,家有塾,党有庠,术有序,国有学。比年入学,中年考校。一年视离经辨志,三年视敬业乐群,五年视博习亲师,七年视论学取友,谓之小成。九年知类通达,强立而不反,谓之大成。夫然后足以化民易俗,近者说服而远者怀之,此大学之道也。记曰:"蛾子时术之",其此之谓乎!


1、孔疏:《周礼》:百里之内,二十五家为闾,同共一巷,巷首有门,门边有塾。“党有庠”者,党,谓《周礼》五百家也。庠(音翔),学名也。

2、郑注:术音遂。孔疏:“术有序”者,术,遂也。《周礼》:万二千五百家为遂。遂有序,亦学名。

3、校,音教。

4、乐:郑注:又音岳,下“不能乐学”同。

5、蛾,通蚁。

6、大学:大,音太,又读如字。下同。


试译:

古代设立学校,在闾巷设有家塾,在乡党设有庠学,在遂设有序学,在国都设有大学。新生每年都可入学,每隔一年考试一次。第一年考察学生离析经文义理和辨别志向所趋的能力;第三年考察学生是否尊敬师长,能否和学友和睦相处;第五年考察学生是否广学博览,亲近师长;第七年考察学生在学术上的见解和择友的眼光,称之为"小成"。第九年考察学生是否能够触类旁通,知识渊博通达,对所学的学问是否抱持者坚定的信心,而不会违背老师教诲,称之为"大成"。然后足可以教化民众,移风易俗,使身边的人心悦诚服,使远方的人前来归附。这就是大学教育的纲要。《记》中说:"幼蚁时时在学习衔土(最后终于建成蚁冢)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啊。


大学始教,皮弁祭菜,示敬道也;宵雅肄三,官其始也;入学鼓箧孙其业也;夏楚二物,收其威也;未卜禘不视学,游其志也;时观而弗语,存其心也;幼者听而弗问,学不躐等也。此七者,教之大伦也。记曰:"凡学,官,先事,士,先志,"其此之谓乎。


1、郑注:宵之言小也。肄,习也。习《小雅》之三,谓《鹿鸣》、《四牡》、《皇皇者华》也。孙,犹恭顺也。音逊。

2、夏,同槚(jia3)。

3、躐,音列。

4、孔疏:“官先事,士先志”者,若学为官,则先教以居官之事。若学为士,则先喻教以学士之志。故先七事,皆是教学居官及学士者。

5、《说文》:士,事也。清段玉裁《说文解字》注:凡能事其事者称士。《白虎通》曰,士者,事也。任事之稱也。故傳曰,通古今,辯然不,謂之士。


试译:

大学开学时,主持祭祀的官吏身穿朝服,以素菜祭祀先圣先师,教育学生求学要首先具备谦虚和恭敬的态度;在祭祀时,学习《小雅》的三首,是为了在一开始就勉励学生未来应为官从政;学生入学时乐师的助手击鼓召集学生,然后发放盛有所发经书的书筐,这样是为了让学生恭顺于学业;夏和楚这两样教鞭,是为了让学生感到畏惧,用以整肃学生的威仪;在夏天的大祭之前,天子诸侯不去视察学校,不考查学生学业,是为了让学生有充裕的时间按自己的志愿去学习;教师时时观察学生,但不轻易加以指导,这样学生就会心存主动求学的愿望;(推举学长提问)年幼的学生只可以听,不允许插嘴,是教育学生要知道谦让,长幼有序而不能逾越次第。这七点,就是大学教学的宗旨。《记》中说:"凡是求学,欲学为官者要先学习为官之道,欲学为士者要先立志。所表达的就是这上面的意思了。


大学之教也,时。教必有正业,退息必有居。学,不学操缦,不能安弦;不学博依,不能安诗;不学杂服,不能安礼。不兴其艺,不能乐学。故君子之于学也,藏焉、修焉、息焉、游焉。夫然,故安其学而亲其师,乐其友而信其道,是以虽离师辅而不反也。《兑命》曰:"敬孙务时敏,厥修乃来",其此之谓乎!


1、孔疏:正业,谓先王正典(儒家经典),非诸子百家。

2、艺:谓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。

3、离:音立。

4、孔疏:“敬孙务时敏”者,此句结积习也。当能敬重其道,孙顺学业,而务习其时,疾速行之,故云“敬孙务时敏”。


试译:

大学的教育,(关键)是要让学生时常练习。一定要用先王正典(儒家经典)进行教学,休息时一定要有固定住处。对于学习而言,如果不练习基本指法,就不可能把琴弹好;如果不广泛练习比喻,就不能学好诗;如果不学习各种场合应酬的规矩,就学不好礼。总之,如果对操缦、博依、六艺不感兴趣,就不可能喜好学习正典。所以,君子学习的方法是:心中要时刻装着学业;时时修习而不要荒废;在休息时也要做与学习有关的事情;闲暇无事时也要想着学习。

如此,学生就能潜心于学业并亲近师长,与学友和睦相处并深信所学圣贤之道,即使离开老师和学友也不会离经叛道。《尚书.兑命》篇中说:"敬重学道、谦逊礼让、扎实力行、把握时机、迅速行动,如此其学业定有所成。"表达的就是上面的意思啊。


今之教者,呻其占毕,多其讯言,及于数进而不顾其安。使人不由其诚,教人不尽其材。其施之也悖,其求之也佛。夫然,故隐其学而疾其师,苦其难而不知其益也。虽终其业,其去之必速。教之不刑,其此之由乎。


1、孔疏:呻,吟也。占,视也。毕,简也。讯,问难也。佛,戾也,教者佛戾也。刑,犹成也。


试译:

现在的教师,(经典中的义理自己还未通达)只会吟诵经典;或者总喜欢问难于学生;或者讲些玄奥的难以理解的东西;或者急于赶进度,而不考虑学生是否已经理解;或者让学生多诵读来令自己欢悦,自己却缺乏真诚;或者教学不能倾其所能。(鉴于以上五种弊端)一方面教师违背了教学规律,另一方面学生的求学也乖离了常道。所以学生不但会厌学还会怨恨老师,感到学习苦不堪言而不知究竟有何益处?虽然完成了学业,也必然会很快就忘得一干二净。教育之所以没有成效,就是由于以上原因啊。


大学之法,禁于未发之谓豫,当其可之谓时,不陵节而施之谓孙,相观而善之谓摩。此四者,教之所由兴也。


1、郑注:未发,情欲未生,谓年十五时。可,谓年二十,时成人。不陵节,谓不教长者、才者以小,教幼者、钝者以大也。孙,顺也。摩,相切磋也。


试译:

大学教育的原则方法:在习气未产生之前就加以教育叫做“预防”;在最适合学习的时候让学生学习叫做“时机";不超越学生的接受能力进行教学叫做"顺应";相互观察效法从而各自获益叫做"观摩"。这四点是教育兴盛的原因。


发然后禁,则扦格而不胜;时过然后学,则勤苦而难成;杂施而不孙,则坏乱而不修;独学而无友,则孤陋而寡闻。燕朋逆其师,燕辟废其学。此六者,教之所由废也。


1郑注:扞格,不入也。燕,犹亵也。亵其朋友。


试译:

问题已经产生了再去禁止,则学生会产生强烈抗拒心理而难以奏效;如果错过了最佳学习时机才去学习,即使勤奋刻苦也难有成效;如果教学杂乱无章而不循序渐进,则学生会陷入混乱而没有成效;如果独自冥思苦想的学习而不去相互切磋,则会孤陋寡闻;轻慢同门,违逆师长;轻慢经典的义理而荒废学业。以上六点是教学失败的原因。


君子既知教之所由兴,又知教之所由废,然后可以为人师也。故君子之教喻也,道而弗牵,强而弗抑,开而弗达。道而弗牵则和,强而弗抑则易,开而弗达则思,和易以思,可谓善喻矣。


1、郑注:道,音导。

2、孔疏:喻,犹晓也;道,犹示也;牵,谓牵逼。


试译:

君子知道了教育成功的原因,也知道了教育失败的原因,然后就可以胜任老师的工作了。所以老师的教学之道应该这样:引导学生而不去强迫,多鼓励学生而少批评,启发学生而不急于给出答案。引导而不强迫则师生关系就会融洽,多鼓励学生而少批评则学习会比较轻松,启发学生而不急于给出答案则学生会用心思考。(如果能做到)师生关系融洽、学生学得轻松并且能够用心思考(这三点),就可以称得上是一位善于教书育人的教师了。


学者有四失,教者必知之。人之学也,或失则多,或失则寡,或失则易,或失则止。此四者,心之莫同也。知其心,然后能救其失也。教也者,长善而救其失者也。


1、郑注:失於多,谓才少者;失於寡,谓才多者;失於易,谓好问不识者;失於止,谓好思不问者。

2、孔疏:使学者“和易以思”,是长善,使学者无此四者之失,是救失,唯善教者能知之。


   试译:

学生常有四种过失,教师必须要知道。(学习)或是失于贪多而不求甚解;或是失于不求进取而知识面狭窄;或是失于把学习看的太简单(不深入思考);或是失于总是自己冥思苦想(而不求教)。这四种过失产生的原因,在于学生的心理各不相同。懂得了学生的心理,然后才能补救学生的过失。教育,就是在学生不断进步的同时及时补救学生的过失。


善歌者使人继其声,善教者使人继其志。其言也,约而达,微而臧,罕譬而喻,可谓继志矣。


1、孔疏:“其言也,约而达”者,此释所以可继之事。言善为教者,出言寡约,而义理显达易解之。○“微而臧”者,微,谓幽微。臧,善也。谓义理微妙,而说之精善也。○“罕譬而喻”者,罕,少也。喻,晓也。其譬罕少而听者皆晓。


试译:

擅于歌唱的人能令他人乐于相和;擅长教育的人,能使学生乐于继承其志向。如果一个教师的语言简洁而透彻;可以把微妙的义理说的很精善,用很少的比喻就能让他人明白,(能做到这样)这可以说是一位善于让人继承其志向的老师了。


君子知至学之难易,而知其美恶,然后能博喻。能博喻然后能为师,能为师然后能为长,能为长然后能为君。故师也者,所以学为君也。是故择师不可不慎也。记曰:“三王四代唯其师”,其此之谓乎。


1、郑注:长,达官之长。

2、孔疏:“而知其美恶”者,罕譬而喻,言约而达,是为美。反此则为恶也。三王,谓夏、殷、周。四代,则加虞也。


试译:

君子知道了学习至道的难易(和方法),也知道了自身的优点和不足(长善救失);然后就可以广泛的开展教学了。广泛的开展教学然后就能够成为老师;能成为老师,然后就能够成为官长;能成为官长然后就成为一国之君(最高领导者)。所以从师学道,就是要通过学习使自己具有君德。因此选择老师不可不谨慎。《记》中说:"三王四代的君王选择老师都是非常谨慎的。"所说的就是上面的意思啊。


凡学之道,严师为难。师严然后道尊,道尊然后民知敬学。是故君之所以不臣于其臣者二:当其为尸,则弗臣也;当其为师,则弗臣也。大学之礼,虽诏于天子无北面,所以尊师也。


1、郑注:尸,主也,为祭主也

2、孔疏:诏,告也。虽天子至尊,当告授之时,天子不使师北面,所以尊师故也。


试译:

为学之道,尊敬老师是最难能可贵的。尊师才能重道,重道才能使人敬重学业。所以君王不可以用待臣的方式来对待臣的情形有两种:当臣在祭祀中作为祭尸时,则不以臣子相待;当臣作为君主老师时,则不以臣子相待。根据大学礼制,即使是向天子告授,老师也无需北面而居臣位,就是为了表示对老师的特别尊重。


善学者,师逸而功倍,又从而庸之。不善学者,师勤而功半,又从而怨之。善问者如攻坚木,先其易者,后其节目,及其久也,相说以解。不善问者反此。善待问者如撞钟,叩之以小者则小鸣,叩之以大者则大鸣,待其从容,然后尽其声。不善答问者反此。此皆进学之道也。


1、郑注:庸,功也。功之,受其道,有功於己。

2、说,通悦。


试译

善学的人,老师感到轻松,而教学效果还会加倍,学生则把功劳归于老师教导有方。不善学的人,老师很辛苦而学生收效甚微,学生还埋怨老师教导无方。善于提问题的人,就像木工砍伐坚硬的木头,先从纹理较顺的部位着手,再砍坚硬的节疤一样,功夫到了,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学生就能够理解。不善于提问题的人恰恰与此相反。善于回答问题的人就如同撞钟一样,用力小,钟声则弱,用力大,钟声则强,等到尽力撞击时,则发出最为洪亮的一声。不善于回答问题的人恰巧与此相反。这些都是增进学问的方法呀。


记问之学,不足以为人师。必也听语乎。力不能问,然后语之,语之而不知,虽舍之可也。


1、郑注:记问,谓豫诵杂难、杂说,至讲时为学者论之。

2、语之,语,音玉,下同。


试译:

没有领悟经典义理,而死啃书本的人,是没有资格做教师的。必定要等到学生问问题之后,再根据学生的问题加以解答才可以。学生如果没有能力提出问题时,则一定要等到学生非常想搞明白,但却怎么想也想不通时,才加以指点;老师指点后学生仍不明白,就暂时先放弃指导,待日后有机会再继续。


良冶之子,必学为裘;良弓之子,必学为箕;始驾马者反之,车在马前。君子察于此三者,可以有志于学矣。


试译:

高明铁匠的儿子,一定要先去学缝补皮衣;高明弓匠的儿子,一定要先去学编簸箕;刚学驾车的小马都先拴在(有经验的马所拉的)车后,让小马在车后跟着。君子明白了这三个例子中的道理,就可以坚定求学的志向了。


古之学者,比物丑类。鼓无当于五声,五声弗得不和;水无当于五色,五色弗得不章;学无当于五官,五官弗得不治;师无当于五服,五服弗得不亲。


1、孔疏:“比物丑类”者,既明学者仍见旧事,又须以时事相比方也。物,事也。言古之学者,比方其事以丑类,谓以同类之事相比方,则事学乃易成。既云古学如斯,则今学岂不然? 

2、五声: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。五色:青、赤、黄、白、黑。五官: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之官也。五服:斩衰也,齐衰也,大功也,小功也,緦麻也。


试译:

古代的学者,善于对事物进行对比、分析和归类。鼓点不在五声之列,而如果没有鼓声则五声就失去了和谐;水不在五色之列,但若没有水调和,则五色则不能调和分明;学习之目的在于博学而不拘泥于某一个官职,而不学习的话就不可能做好官;教师不属于五服中的亲属关系,但没有教师教导,则五服之情就不会和亲了。


君子曰:大德不官,大道不器,大信不约,大时不齐。察于此四者,可以有志于本矣。三王之祭川也,皆先河而后海。或源也,或委也,此之谓务本。


1、郑注:源,泉所出也。委,流所聚也。

2、孔疏:源、委,谓河海之外,诸大川也。正义曰:皇氏以为河海之外,源之与委也,今依用焉。或解云:“源则河也,委则海也。”申明先河而后海,义亦通矣。

3、孔疏:庾云:“四者,谓不官为群官之本,不器为群器之本,不约为群约之本,不齐为群齐之本。言四者莫不有本,人亦以学为本也。”


试译:

君子说:"大德之人(圣人)不会局限于从事某种官职;大道不会仅局限于某件器物上面;大信不必山盟海誓;大时(四季变化)不会对所有生灵都生杀平等。"君子能领会到这四点,就可以有志于学习的根本了。三王祭祀百川的时候,都是先祭河而后祭海,或是祭其他川流的源头,再祭其下游。这就是(学习)致力于根本啊。

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