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学习专栏 >>精品文章 >> 深度好文:从儒家的义利观看当今弘扬传统文化的四大误区
详细内容

深度好文:从儒家的义利观看当今弘扬传统文化的四大误区

义利的抉择是人们经常需要面对的状况。儒家学派主张在“义”的前提之下,自然可得到相应的“利”。正所谓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”同时儒家从未拒绝利,而是主张修德以来之,反对自私自利,见利忘义。儒家学派认为获取利益不应仅为满足个人欲望,而应该为了实现整体更大的“义”。因此,儒家认为“义”“利”可相互促进,互为因果。但前提是必须具备充分的“仁”。

那么什么是义?《中庸》云:“义者,宜也。”认为言行合宜,能尚道贵德最为关键。又云:“君子遵道而行。”将“道并行而不相悖,万物并育而不相害”作为“义”的最高标准。如此便可让万物各得其利。如以义为前提,便可最终获得利益。如此便实现了义利的完美统一。

故《易经》云:“利,义之和也。”唐代经学家孔颖达注:“利物足以和义”者,言君子利益万物,使物各得其宜,足以和合於义,法天之“利”也。

《孟子·梁惠王》开篇便重点说明了义利的关系。

孟子见梁惠王。王曰:“叟不远千里而来,亦将有以利吾国乎?”孟子对曰:“王何必曰利?亦有仁义而已矣。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。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,未有义而后其君者也。王亦曰仁义而已矣,何必曰利?”

意为:孟子拜见梁惠王。梁惠王说:“老先生,你不远千里而来,一定是有什麽对我的国家有利的高见吧?” 孟子回答说:“大王!何必说利呢?只要说仁义就行了。上上下下互相争夺利益,国家就危险了啊!从来没有讲“仁”的人却抛弃父母的,从来也没有讲义的人却不顾君王的。所以,大王只说仁义就行了,何必说利呢?”

在这里,孟子根据梁惠王的思想重点强调了“义”为因,“利”为果的道理。在义利只能择其一时,儒家会义无反顾的选择“义”。

现在再让我们学习孔子关于义与利的智慧与中庸之道。

《淮南子》记载:子路拯溺而受牛以谢。孔子曰:“鲁国必好救人于患也。”子贡赎人而不受金于府。孔子曰:“鲁国不复赎人矣。”子路受而劝德,子贡让而止善。

大意为:孔子的学生子路救了一个溺水之人,于是这家人送了子路一头牛来表示感谢,子路接受了。孔子通听说后说:“以后鲁国愿意愿意救人于患难的人一定会越来越多。”而子贡用钱赎买了一个奴隶,官府奖励他但子贡却不接受,孔子听说后说道:“以后鲁国赎救别人的人就更少了!”后人评价道:子路因为接受了馈赠而使得更多人愿意尊德;子贡虽然辞让利益,但是等于在制止更多人行善。

今天的很多传统文化爱好者和践行者认为:既然行善就不该接受好处,接受好处就不是真的行善。但作为圣人的孔子想法自然不同,孔子为何表扬子路而不赞成子贡?是因为圣贤的着眼点在于“大义”!

故《了凡四训》言:不论现行而论流弊,不论一时而论久远,不论一身而论天下。现行虽善,其流足以害人;则似善而实非也;现行虽不善,而其流足以济人,则非善而实是也。

其意为:不能仅论现在的行为而要看日后如何;不能仅看一时的评价好坏而应看未来的效果。不能光顾着自己的名声而要看天下是否获益。如果现在的行为看似善,但所带来的反面作用足以危害社会,那么这只是看似善实际上并不是真善,现在的做法好像不是一种善,但带来的效应可以帮助社会更多人,那么这才是一种真的善!

这10多年中,我们看到许多的传统文化义工,尽管有着大爱之情,但因为不能深入理解以上的思想而使得学习误入歧途,最后不但伤害了自己,也不利于乃至于阻碍了传统文化的弘扬。主要有以下四大误区。

第一,不收取任何报酬。这些年,奔波在全国各地的一些老师和论坛和基地义工,无私的奉献着,而不肯接受任何钱物。有的甚至不顾家里的反对,抛家舍业。其精神难能可贵,但却难以逃出两个结果:一是家底比较厚的义工,尽管生活无忧,但是事业却因此荒废;二是大部分一般家庭的义工,自己没有收入,又不能照顾妻儿老小,最终因现实而离开。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,成圣成贤绝非一朝一夕之事,如何能脱离实际而妄谈修学呢?甚至还有学佛者竟然一心为求往生极乐而“放下”万缘,最终却落得妻离子散甚至于众叛亲离。

第二,传统文化机构和平台免费提供学习和食宿。发心尽管很好,但这样带来的结果往往是要么最后因无力维持而关闭,要不就是被迫增加其他收费内容。我们看到一些机构为了维持被迫变卖家产,但最终仍难逃厄运!太多的书院或者基地因无力维持而被迫停止。实为可惜!还有一些机构增加了其他收费课程,但是这些收费课程往往价格不菲,且大多并非正规的国学课程,而是打着传统文化的幌子,利用一些商业培训的模式,内容不但会误导大众对于传统文化的认识,且收费往往不低。极大的破坏了优秀传统文化的形象。

第三,传统文化学习者的道德绑架。付出和收取是自然和社会基本规律,维持着社会和自然的平衡。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。而今天,在“传统文化是免费午餐”的观念影响下之下,一方面机构因无收入而难以聘用专职工作人员维持日常运作,只有靠志愿者来帮助。而义工也因种种限制,无法进行持续性的工作,因此效率低下,服务水平普遍不高。令机构苦不堪言!另一方面,一部分收费的机构则被看为异端,被许多传统文化学习者“道德绑架”,似乎收费就不是在弘扬传统文化,似乎收费就是对传统文化的亵渎。

第四、传统文化学习者恭敬心不足。学习理应缴纳学费,本为天经地义之事。而在今天似乎也被推翻,在传统文化就是免费午餐错误观念影响下,众多爱好者走遍大江南北进行免费学习。过去数年中全国各地论坛,培训班开展的轰轰烈烈,如火如荼。一派生机勃勃的繁荣景象!而为何近两年突然大幅度减少甚至于销声匿迹?就是因为传统文化教育人们贵在“遵道而行”,但遗憾的是我们自身首先“背道而驰”

一方面,机构因无收入无法保证服务质量,更无法保证优良的师资。其所聘用的师资多没有专业背景,或是看过一部分光盘和几本书,没有系统的理论基础,或是仅仅一味强调力行,缺乏正确理论指导;或是一些学佛之人,对佛学并未做深入研究,因此讲授的观点偏激,难以应用于实际生活,误导学习者,给学习者造成很多的问题。另一方面,学习者因不满机构课程和服务质量,杂施而不孙,长此以往对学习极为不利,因此对老师乃至传统文化缺乏恭敬心。结果造成恶性循环,也使得党委政府对民间传统文化的弘扬产生更多的疑虑。

不顾整体大“义”之“义”,谓之“小义”,《了凡四训》中称之为“非义之义”。以上种种情况的发生不论是对于机构还是个人,无疑是沉痛的打击!而且极不利于传统文化的弘扬,许多人会质疑,传统文化既然如此好,为何学习和弘扬传统文化会有这样的结果呢?许多人会因此望而却步。这对于在今天原本就举步维艰的国学文化弘扬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!


作者简介

袁立君先生:

淄博正心国学院院长

国内知名儒家文化学者

上海交通大学特邀高级讲师

中共齐鲁石化公司党校客座教授

2017年被山东省委宣传部、省委组织部联合评为齐鲁文化之星(儒学传承传播)。

少年时便喜爱中华传统文化,对儒学经典有着较为系统深入的学习研究,整理历代著名学者《注》《疏》已近70万字。10多年来在全国各地举办讲座近千场。多次受邀浙江大学、上海交大、山东大学等著名学府授课。设计主讲的儒学师资研修班、《四书》高级师资进修班已影响全国近30个省份,课程通贯古今,引经据典,风趣智慧,深受广大学员的欢迎。
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